分享 |
 热点调查
 儿子拔掉脑死亡母亲呼吸管 律师呼吁安乐死立法 [投票积分:1] (投票已结束)
 
 

2015年11月21日08:39 四川在线-华西都市报

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对儿子采取监视居住,母亲死因尚在鉴定

  11月20日,是阿林接受警方“监视居住”的第18天。抱着头,想着妈妈躺在冰冷冰棺里,阿林无声地落着泪。“我杀了我妈妈吗?”阿林一脸茫然。

  10月31日,在眉山城区杭州路中段的一起交通事故中,阿林57岁的母亲朱素芳遭遇车祸,后被眉山市人民医院诊断为特重性脑伤。经医生全力抢救,尽管心跳恢复,但仅能在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维持心跳。其间,主治医生曾口头告知阿林:其母亲已脑死亡,救活希望几乎为零。

  11月2日下午,医院准许探视时间,阿林进入医院重症监护室。看着面目全非的母亲,情急之下,他取下套在母亲鼻子上的呼吸管。医院见此情形报了警。警方介入后,于11月2日以涉嫌故意杀人,对阿林采取了监视居住强制措施。

  11月20日,眉山市东坡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办案民警证实,朱素芳具体死因尚在鉴定中,鉴定结果还需等十来天。针对儿子阿林取管导致朱素芳死亡的说法,办案民警回应说,死亡原因尚未明确前,便如此认定,过于主观。

  儿子阿林,取下母亲的呼吸管,是杀母?还是让母亲有尊严地死去?

  事故·亲情

  被撞飞之前奶奶推开身旁小孙子

  10月31日晚7点26分,眉山城区杭州路中段,路灯还没亮起。身高仅1米4的朱素芳,牵着6岁孙子,从斑马线上横穿马路。行至斑马线中间,为避让一辆黑色轿车,婆孙俩停留了几分钟。轿车驶过,婆孙继续前行。

  刚迈出两步,朱素芳朝右侧望了一眼,见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。下意识的,她用右手推了一把孙子,然而,腿部残疾的她,根本来不及避让,被飞驰而来的摩托车撞上,飞出五六米远,并重重地摔倒在马路上……

  “你妈妈遭车撞了……”听闻妈妈遭遇车祸时,朱素芳女儿阿霞正在理发店里给人洗头。理发店离车祸地点不到50米远,由阿霞和阿林姐弟俩合伙经营,是这个七口之家唯一的生计来源。

  阿霞回忆说,当看到妈妈躺在马路中间,一动也不动,她也慌了。救护车很快赶来,并将朱素芳送至眉山市人民医院急救。

  阿霞说,肇事司机是一位聋哑人。截至目前,鉴于朱素芳死因尚未明确,交警部门暂未对这起交通事故原因及其责任作出判定。

  抢救·尴尬

  持续一小时心跳恢复靠呼吸机维持

  经诊断,朱素芳为特重性脑伤,病症开始恶化,心跳、血压、呼吸等都没有了。见此情形,主治医生王敏赶紧对朱素芳施以抢救。抢救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,朱素芳心跳才得以恢复。不过,只能依靠简易人工呼吸器维持。于是,医生向家属建议,将朱素芳转到重症监护室。“重症监护室设备齐全,更有利于病人维持生命。”

  经过近半小时纠结,阿霞和阿林同意将妈妈转至重症监护室。在此期间,主治医生王敏曾口头告知阿林,他的母亲已属脑死亡,救活希望值几乎为零。“按照医生说法,妈妈随时都有可能被宣布死亡。”阿林说。

  面对朱素芳的病情,医生救与不救,其实也存尴尬。一位医生说,他们心里非常清楚,朱素芳救活可能性几乎为零。不过,在没得到家属签字认可的“放弃治疗”前,但凡出现心跳、呼吸等停止症状,作为职业医生,即使再无效,都会抢救半个小时以上,如上述生命体征没有恢复迹象,他们才会向家属宣布死亡的消息。

  另据参与抢救的徐医生介绍,医生曾向朱素芳家属建议,签字认可“放弃治疗”,不过,家属没有同意。

  阿霞曾提出希望将妈妈转送至成都。不过,医生给出的意见是:完全不可能。关于这一点,徐医生回应说,朱素芳的伤情,根本不容许转院。

  探视·痛苦

  冰凉的额头 儿子情急下取掉呼吸管

  躺在重症监护室,转眼就过去了两天时间。

  除了妈妈没有救活的希望,还让姐弟俩着急的,是不断上涨的医疗费。“一会儿让交3万,一会儿又让交1万5。我们找了肇事司机,其家庭也非常具体。”阿林说,肇事司机家里没钱,其父亲便带着他们四处去借钱,总算借了几千块。可是,这点钱,根本不够。“妈妈到底还要花费多少钱?没有任何人给我答案。我自己知道,如拖上十天半月,这笔费用将会很高很高。”阿林说,对于仅靠理发维持七口之家生计的他来说,根本承受不起。阿林还说,11月1日晚,他做了一个梦。梦见妈妈跟他说,太痛苦了,不想遭罪了,希望早点走。

  11月2日下午,重症病人探视时间,阿林、姐姐阿霞和姨妈三人,走进重症监护室。因姨妈没有穿隔离服,阿林与阻止姨妈的护士,发生了争执,这让他情绪很激动。

  在重症监护室,望着躺在病床的妈妈,阿霞哭得稀里哗啦。“妈妈的头,肿得比篮球还要大,鼻子、嘴插着管子。”阿霞抱着妈妈哭。阿林用手触摸了一下妈妈的额头,完全冰凉。这让阿林心头更是痛苦不堪。“这那是救妈妈,完全是在遭罪啊……”想起妈妈在梦里的话,阿林情急之下,伸手去取妈妈鼻子上的管子,不过,未能取下来。接着,他又扯掉了胶布,管子脱落。就在这时,医护人员发现了阿林的举动。一位医护人员一边摄像,一边阻止阿林。在重症监护室,双方再次发生激烈争吵。

  后来,接到报警的民警赶来,将阿林等人带回刑警大队,接受问讯。据医生病例显示,朱素芳死亡时间为11月2日下午15点53分。

  调查·纠结

  脑死亡未纳入死亡认定母亲心脏已送检

  办案民警随即展开调查。一位民警告诉记者,这是他从警十余年来遇到的“最纠结刑案”。从情感角度,他非常同情阿林。“阿林的家,太具体了。肇事司机的家,同样也具体。我们将积极协调民政部门,争取免除费用。”但情与法之间,办案民警必须守住法律底线,“经过初步调查,阿林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杀人。”当然,在死者具体死因未明确之前,便认为阿林取管导致母亲死亡,过于主观。“目前,警方已将死者心脏送权威部门鉴定,具体结果还需等十来天。”

  另据民警证实,在医院,医生确曾告知朱素芳已脑死亡。不过,我国法律对死亡的认定,系心脏停跳、呼吸停止等,而脑死亡未予以纳入。这也是这起案件纠结的原因之一。

  对话·儿子阿林

  我杀了我妈妈吗?我会被判入狱吗?

  阿林,今年35岁,小学四年级文化。小时候,因为爸爸能力有限,妈妈又有残疾,家里穷,11岁时,他便辍学回家,然后来到眉山思蒙镇上,洗碗打工。之后,又外出打工,学习理发。

  华西都市报:11月2日探视期,你走进重症监护室时,想到了什么?

  阿林:我想得最多的是,妈妈正在遭大罪。

  华西都市报:取呼吸管,是因为钱还是因为不忍妈妈遭罪?

  阿林:都有。妈妈从小很疼我,我也非常非常爱我妈妈。当我手碰妈妈额头,冰冷的感觉,我一辈子不会遗忘。那么多管子插在她身上,她遭着痛,我心里更痛。那种痛,你知道吗……(哭泣)

  华西都市报:取呼吸管时,你是否想到会让妈妈死去?

  阿林:我想不到那么多,我也懂不起那么多。我只想让妈妈不再遭罪了……我杀了妈妈吗?我会被判入狱吗?我怎么会有意杀害我妈妈呢?妈妈那么爱我……我入狱了,理发店便没了理发师,妈妈走了,家里还有5口人,又该如何生活?

  对话·女儿阿霞

  怪过拔管的弟弟 但对他恨不起来

  姐姐阿霞,和弟弟一样,小学没毕业,便到镇上打工。想到弟弟阿林对妈妈作出冲动之举,作为姐姐又怎么看?

  华西都市报:弟弟取下妈妈呼吸管时,你是否看到了?

  阿霞:我当时正抱着妈妈哭,没看到……

  华西都市报:弟弟的行为,你怎么看?

  阿霞:我最真实的想法是很难接受,责怪过,但我却对弟弟恨不起来,毕竟,妈妈没有再继续遭罪了……妈妈去世快20天了,依旧躺在冰冷的冰棺里,迟迟难以入土为安。而且,心还被法医取了出来,送去鉴定了。夜里,一想到这些,我怎么恨得起来。

  观点1

  观点·争议

  涉嫌故意杀人根据情节可从轻处罚

  知名死刑复核律师谢通祥认为,母亲朱素芳遭遇交通事故在重症监护室抢救,主要靠插呼吸管维持生命,此时医院方面并没有正式确定完全死亡,儿子阿林看着母亲生命垂危未必能够挽救回来,又无力承担高额的医疗费用,一时糊涂而选择拔掉维持母亲生命的呼吸管,主观上具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,根据《刑法》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,儿子行为涉嫌故意杀人罪,但是根据具体情节可从轻处罚。

  观点2

  或是让母亲有尊严地死

四川中民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石军认为,据他了解的案情,儿子阿林的行为,从罪名构成主观要件上,仅仅是因不忍直视妈妈身体被“毫无意义”地残忍地注射大剂量药液,情急之下的条件反射行为,这有别于刑法意义上“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主观故意”。“取管”行为,或系其出于“维护妈妈身体完整”,以及“让妈妈有尊严地死去”的主观目的。因此,其主观目的到底是什么,应得到核实和排除,故才可能构成涉嫌故意杀人罪。

  观点3

  呼吁“安乐死”立法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四川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施杰认为,儿子阿林的行为,确已涉嫌故意杀人罪。从目前的处理情况来看,警方在守住法律底线的同时,又不失人性化,值得点赞。

  施杰说,这起悲剧让他想到了“安乐死”立法问题。人们快乐幸福地活着,同样也愿望快乐地死去。特别是当亲人见到亲人遭受病痛折磨时,从人道主义角度,病痛者及其亲属,理应有权利为其作出生死选择。关于安乐死立法目前尚在争论中,不过,如有了类似立法,儿子阿林及其姐姐,即可依法替正在遭受痛苦,且毫无生还希望的妈妈作出选择,而不是盲目冲动地去取呼吸管。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波 摄影报道


最新调查结果
图表样式:  背景样式:
Copyright © 2004-2008 我要积分, All Rights Reserved

图表样式:  背景样式:
Copyright © 2004-2008 我要积分, All Rights Reserved



  显示/隐藏评论 (请登录后发表评论)
 病情由医生决定!
-- myt29276@163.com 发表于 2015/12/3 21:03:26   
 站长坟头草已经两米高,鉴定完毕
-- hwd09190094 发表于 2015/12/1 22:15:06   
 兑换申请已经整整一年了,也不能兑换.....
-- anrye 发表于 2015/12/1 12:31:23   
 兑换申请已经整整一年了,还不能兑换.....
-- wcf1971313 发表于 2015/12/1 12:09:05   
 经济负担不起 也不想让母亲身心受到折磨
-- 1161345351@qq.com 发表于 2015/12/1 11:14:16   
 可以安乐死,但医生说了可以放弃治疗,但你自己就去拔管,难免有嫌疑。
-- xuefangsha 发表于 2015/12/1 2:10:50   
 假如阿林是亿万富豪,他会拔管子吗?也许会,也许不会。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。阿林免罚。
-- qiyi 发表于 2015/12/1 1:53:28   
 有了安乐死 之后 呵呵 你们懂的 家产就到处分了
-- 700538 发表于 2015/11/30 22:39:48   
 苦命的人
-- zwg7811@163.com 发表于 2015/11/30 15:34:13   
 生不如死,我赞成安乐死!
-- brn197911@126.com 发表于 2015/11/30 14:56:51   
 中国应该加快为安乐死立法!
-- 兰天白云林姑娘 发表于 2015/11/30 14:16:02   
 生病了真是痛苦,唉,可以理解,做儿子的不容易,好像是不忍心看见受痛苦吧
-- ncljh2012@163.com 发表于 2015/11/30 13:00:45   
 无论经受怎样的磨难,只要活着总是好的
-- 251533306@qq.com 发表于 2015/11/30 12:53:33   
 可见这些大夫是够财迷的了,一心想发死人财。难道不拍报应吗?阿弥陀佛,一路走好。死者安息,生者坚强。
-- shifoshi 发表于 2015/11/30 11:38:06